👉全文請至電子版觀戰手冊閱讀


我相信 三百篇詩
反復述說著的 也就只是
年少時沒能說出的
那一個字

──席慕蓉〈信仰〉

 

深邃的五官、黝黑的皮膚,加上極重的攻擊磅數,讓黃建逢被球迷稱為「台灣洋將」。擁有國家隊最高打點的他,在褪去球場上的霸氣後,私下顯得有些靦腆。即使不善言語,但從建逢談及家庭時的眼神可以知道,他除了是一名運動員,更是一介內斂深情的男子。

 

 

出身農村的叛逆小孩

台南六甲,一個至今仍保留農村原貌,建逢口中「很鄉下」的地方。高中以前,他在這裡出生、成長,奔馳在村落的大街小巷。更多時候,他因為不聽話、和弟弟吵架,而被父母拿棍子追著打。

建逢坦言小時候和開卡車的爸爸有距離感,不敢正面溝通,跟兩個弟弟也經常發生爭執,反倒是與家庭主婦的媽媽關係好,比較有話聊,有問題也會直接跟媽媽對談,再透過媽媽與爸爸進行溝通。

或許那個年代的男性比起坦然說愛,更流行用扮黑臉的方式表達關心。然而一直要到很久很久以後,建逢才知道,並不是不開口就不愛的道理。

 

投入排球懷抱的過動兒

笑說自己好動程度接近過動兒的建逢,從小就擁有絕佳的運動神經,身材條件也十分突出。國小時,他的身高已經是同年級學生中最高的,因此受到許多不同的運動社團和教練青睞。

小學二年級那年,建逢第一次接觸排球,就被排球的各項技術所吸引,加上當時教練的談吐方式,使他對排球產生濃厚的興趣。雖然三、四年級時他曾因家人反對而中斷排球訓練兩三年,轉投足球與桌球社團,但最後仍是回到排球的懷抱,從此一頭栽入排球的世界裡。

 

從小立定志向卻遭家人反對

得天獨厚的先天條件、對排球日益增長的熱愛和技術,加上嚮往當時已頗負盛名的台電排球隊,讓建逢很早就立定志向要成為一名專業的排球運動員。

許是因為出身世代務農、三代同堂的傳統家庭,家裡並不支持他打排球。十幾年前,「萬般皆下品,唯有讀書高」仍是社會上的主流思想。「運動對未來沒幫助,不如專心念書」,一直是建逢的家人反對他打球的理由。

個性執拗又叛逆的建逢當然不肯輕易妥協,他告訴欣賞自己的排球教練很想打排球,在教練的登門拜訪和自己的固執堅持下,終於透過和父母約法三章,達成「可以打球,但課業不能掉」的協議。

問他最後課業有維持住嗎?他不好意思的說:「當然是沒有啊……」

 

 

被一張月眉育樂世界的門票騙到豐原高商

在六甲國中時期,建逢開始參加一些比賽並獲得不錯的成績,但父母依舊對他未來的發展有些懷疑與不安。一直到國三那年,好幾所學校想拉攏建逢進入排球隊,父母才因他在排球上的天賦和成績被人看見,慢慢卸下心中的疑慮與擔心。

當時有意延攬建逢的豐原高商費嘉騏教練,特意帶著當紅球星江天祐及賴慶和,南下找建逢的家人商談,這讓一直以來對他們很崇拜仰慕,卻只能作為電視機前小小球迷的建逢很是心動。當教練加碼提出,可以帶建逢去跟豐商有合作的月眉育樂世界玩時,他就這樣被「半拐半騙」,騙到了豐原高商。

在豐商離鄉背井的日子,嚴格的訓練與幾度挫折,讓建逢開始變得懂事成熟,也方才明白與家人間的羈絆與情深。

 

 

曾後悔走上排球這條路

受傷,一直是困擾著建逢最大的問題。高一時腰部斷裂,讓建逢當下連路都無法走;二十歲出頭的肩膀傷勢,則嚴重到讓他手都抬不起來,完全沒辦法攻擊,甚至被多名醫生診斷出必須開刀才能痊癒。

因為肩膀傷勢導致建逢有一段時間無法打球。看著隊友在球場上大展身手,自己卻只能在旁邊休息,他曾心灰意冷到覺得沒辦法再繼續走下去,不如放棄排球,卻又懷疑走到現在的自己,已經來不及踏上第二條路。

除了打球沒有其他專長的他,開始自暴自棄:「那時候很後悔當初我為什麼要走排球這條路。」

不太會跟別人訴苦自己傷勢與心情的建逢,認為即使說了,自己的肩膀也不會好,只能把這些負面情緒悶在心裡。

 

 

👉全文請至電子版觀戰手冊閱讀

 


MANY THANKS TO